文痞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心灵的,还是科技的,都是一种旅行

了世皆如梦,见心无所生

“了世皆如梦,见心无所生”,弘一法师一生写照。连续两次买书凑书单时加了一本民国奇人李叔同的书,上一次是弘一法师讲佛经,看了半天法师手写体《般若波罗密心经》,硬是没看懂,也就看了看法师手绘佛像后搁下了。这一次又加了一本《南闽梦影》,这本书比较好看懂了,主要是这个牛人由李叔同变成弘一法师前后的事情。记录他这段时间的所为,所思。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指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这首23字的《送别》应该是法师在当前最有名气,也传诵最广的一首歌词。李叔同出生于1880年一个天津银行世家,生他时他爹72岁了,是第五个姨太所生。没几岁,老爹挂了就跟着生母移居上海。从读书开始,到留学日本,皆为高帅富国加上民国时期最让男人女人爱的有才。二十文章惊海内,融音乐、雕塑、绘画、文学、篆刻、书法于一身。回国后兼教于浙江省立师与南京师范,一个学校上半个月,教音乐与绘画。丰子凯就在杭州师范师从于他。可当时西湖边的寺庙听说有千多家,佛缘太重。而李叔同在杭州教几年书之后,经过在虎跑寺一次断食居住之后,坚定了由道家理学转虔诚向佛之路。

李叔同有个很牛逼的习惯,就是不停的给自己取名字,断食之后叫自己李婴,去过几次南闽之后叫“二一老人”。但李牛人从翩翩浊世佳公子,到活跃留日学生,再到为人师表后成功成为弘一法师。成为法师后,主要在杭州西湖边及南闽夏门各大寺庙活动。后面又遵循佛教受戒最严的律宗,成为律宗十一世祖。

李叔同的几次转变,其实就是寻找自己瓦尔登湖的过程,一步步回归自然,融合道家无欲无求的理念—-简朴

分享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