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痞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心灵的,还是科技的,都是一种旅行

《赛德克·巴莱》所想到的台湾思潮

自马英九执政以来,两岸各方面的交流明显多了起来,尤其随时韩寒一篇《太平洋的风》,让大陆探讨中华文化在台湾得以保存及发扬的风潮此起彼伏。

而魏德圣的《海角七号》,钮承泽的《猛舺》,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及说台湾青年的《转山》一系列跟大陆,香港完成不一样的小清新的电影,让大陆青年看到了台湾青年在当前探讨的东西。而魏德圣花了十多年磨出来的《赛德克·巴莱》,这部电影在《海角七号》时就听说魏德圣在拍另外一部电影,没钱才无奈拍部小制作,挣点钱再继续那史诗般的大巨作。

在《赛德克·巴莱》中,我们只能看到冲突,以至于冲突为战争,在电影中你看不到谁对谁错,也没有了我们从小看影视剧里的好人,坏人。只能看到大家在坚守着什么。“如果你的文明是叫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将带你们认识野蛮的骄傲”,到底文明是对的,还是野蛮的骄傲是对的,你有答案吗?这个世界上的事情,难道是我们从小受的教育那样非对即错吗?

韩寒在《太平洋的风》中说台湾普通民众的高素质。我一个朋友远嫁台湾后,也在谈自己的感受,周围的人友好而安详,觉得中华文化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而当前在大陆的创业导师李开复温文尔雅更成为很多年轻人的理想。

大陆各大中城市在大多数人步入小康生活后,不再为吃饭而优明天的时候,又开始在考虑人除了吃饭,还该怎么活着的问题。所以有了旅游的热门,也有旅行的兴起,更有了自以为很有深度的自助游在各个城市的火热。大家都开始扣心自问,我到底想要什么?但你听到各大论坛,QQ群,微博上狗咬狗的所谓讨论时,你觉得他们搞明白该探讨什么吗?

电影,书籍,音乐承载着人类对生命,对社会,对世界的探讨,《台湾民谣三十年》里面就有台湾年轻人在党禁之时对自由的探讨,而魏德圣的师傅杨德昌这一代人,候孝贤更是拍出了《风柜里来的人》,《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等那时代台湾人对生存,对世界,对两岸的思考。90年代后期起台湾专注于经济的发展,让民谣,台湾电影都随之沉落。但今天的新一代台湾人,又开始独立思考。

《赛德克·巴莱》票房在大陆遭遇滑铁卢,这估计跟给电影总局那把剪刀有关。但真正近5小时的完整在影院上映,又会有几个人去看呢?你能保证大部分大陆人看完不会骂这部电影媚日吗?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可是小日本鬼子万恶不赦的。你能保证这部影片看完,大部分观众会说一句不知所云吗?这电影没有我们正常思维里的正义与邪恶。我们总是在骂电影总局那把剪刀,但其实我们又有多少欣赏的能力,当前影片,书籍来源广泛,各种好的记录片,文艺片,都在引导我们该怎么独立思考。但我们会思考吗?

《赛德克·巴莱》让不由自主联想到西藏的一切。。。。。

分享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