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痞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心灵的,还是科技的,都是一种旅行

看电影记

最近一段时间在看电影,并且是带有研究性质的看大量的电影。包括周未两天都在呆杭州图书馆借了一堆电影手册,想看看能不能给自己的欣赏的提高一个境界。但书里说的,知乎推荐的都太玄乎了。除了耳熟目睹的经典大片外,没有什么惊喜。倒是在记录片中再找到几部让人震撼的片子。比如《迁徙的鸟》,比如《天地玄黄》,比如《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其实我很小就爱看电影,从幼儿时傍晚早早吃完晚饭,搬着小板凳坐在晒谷坪上露天电影那块白布前,静等《血滴子》开始;到小学旷课三天守在14寸黑白电视机前就为了有人说今天要放《南北少林》;以至于在高考决定终生前面,我跟同学们还是晚自习后翻墙去县城录像厅看电影。其实这个不畏围墙上的玻璃与被学校抓的危险,主要是为了晚上县城录像厅的香港电影之间,播放员会跟据有没有险情的情况下放上几分钟或者十来分钟的香港毛片。这毛片可不得了,是我们这些个90年代初县城高中青少年们的性启蒙教育,其实这毛片啥都看不到,就一团白乎乎的而已,并且因为片源与放映设备不好,跟本就啥也看不到,也看不清。但距离产生美,虽然啥也看不见,但不影响我们这些个马上要高考的农村青年们每天翻墙而去。以至于有一天在宿舍熄灯以后,老二说“我们不要这么辛苦翻墙去看了,啥也看不到。我跟你们说个秘密,我摸到过真的女人了”。老二说句话的原因是他前一天翻墙时把裤子挂破了,这可是在90年代初,谁有几条裤子的啊,就这么一条当家裤子因为翻墙扯破了,并且还是基本上从屁股扯开到裤脚,缝都不好缝了。这是他上半句的原因。但下半句把宿舍的锅给炸了,这不得了,一个宿舍12个人,11张嘴同时开始问他什么感觉。但这孔老二笑而不语,睡觉了。在接下来几天里,哥几个是轮流给孔老二打中饭,就为了听他说说这摸到真女人是什么感觉。

好像有点扯远了,反正70年代后期出生的农村男人们在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日本AV的性启蒙教育就这样在臆想中稀里糊涂的长大了。直至上大学,我们虽然读的是计算机,也有什么386,486电脑用了,但没有互联网,没有内容。这时候的时间大把的有,我就创造了连续13天呆在录像厅看录像的记录,并且时常借看美洲杯,欧洲杯,世界杯,欧冠赛通宵呆在录像厅。录像厅时的香港警匪片像《喋血双雄》之类的,我估计看了不下十遍。苦逼的文化的生活啊。

分享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