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痞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心灵的,还是科技的,都是一种旅行

我为什么要看电影

简直回顾我看电影历史后,甚至这些连续很多个高考前的晚上翻墙去录像厅与读大学那会连续13个晚上呆在录像厅的记录,现在觉得算有点疯狂了。那我为什么要看电影呢,以至于现在我一没事,觉得看视频最好的消磨时间方式。

小时候看电影,我想应该是80年代以及90年代前期在电脑与互联网普及之前,在读书外能用来娱乐的手段太有限了。再加上无处安放的青春在香港电影中得到很好的释放。90年初,清一色的警匪片,古惑仔。快意恩仇的情节正好释放青春期的荷尔蒙。那时候也不懂什么叫人文关怀,社会批判,自然保护,就对一个个快意恩仇的故事翻来覆去麻木的看。

看一部电影,听导演讲一个故事。从一个个别人的故事获得自己人生的启迪。这应该是人类的本能,人类区别于动物,就是因为会发明与利用工具并且有自己语言与文字。文字是用来干嘛的,就是人类用来分享与传承生活经验的。只有人类比较容易失忆,就像《记忆碎片》等电影表达的一样,人类只会短视的记住眼前的故事,而对历史进行遗忘,让人类的各种悲剧不停的上演。像老毛同学诱使知识分子,异见分子站出来然后灭掉的损招,在延安用过,反右派用过,70年代继续用。一招鲜,吃遍天,中国百姓何其失忆。

人类从别人的故事获得经验,并把自己的方方面面分享出去,这是人类本性,以获得自己的存在感。就像《我是传奇》里面的威尔·史密斯在城市只余下他一个人时,他的人生意义就是通过各种手段来表达自己的存在,通过广播提供食物与安全寻找任何人,最终没办法只好晚上出去通过跟吸血鬼搏斗来证明自己的人生存在意义。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能进入web2.0时代的原因,在互联网中,人人生产内容,人人也消费内容。通过对人性这种本能的研究,诞生了人类获得知识的google,当今的google也在极力往获得与分享方向的google plus走;也诞生了纯粹把人际关系,知识生活放到互联网上去的facebook;更诞生了由人际沟通往生活分享的方向大步奔跑的腾讯企鹅帝国。而移动智能终端与越来越宽的移动无线互联网给人类获得与分享知识更多随时随地。借助别人的经验而让自己免入岐途。这与树上春村采访奧姆教徒获得的结论是一至的,树上春树与奧姆教徒成长经历非常相似,但树上因为阅读过文学作品而知识人生有别的路可走,而从不接受教育的奧姆教徒走入随便别人给指定的路而陷入困境。

电影是比较严肃对现实生活中一些实际发生的事情进行提练的,并通过大家能看懂的方式来分享这个故事,是我们来看懂自己所处环境的一切的窗口,也是我们用来表达自己存生感的手段。像候孝贤,杨德昌,贾樟柯很多导演都用真实事件,尤其是自传性质来拍电影。像《牯牛岭少年杀人事件》,《小武》,《恋恋风尘》。这样的故事真实而很有启迪的意义。但在当今大陆有很多原因,真实发生的故事基本上没人去拍,像《人山人海》拍了也没法公演。因为中国真实发生的悲剧故事,基本上都是因为拿了纳税人钱的该干的事情没干,甚至是干坏事导致的,比如云南那个杀十多个儿童的故事能挖出多少有警示意义的东西,连续爆头抢劫的周克华又能挖出多少这个社会的黑暗面。本来我可以通过电影与新闻来看懂这个社会,但很多正常的途径都关闭了,比如电影,小说,新闻等等,只能靠学好英文,才能读懂中国了。

分享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