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痞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心灵的,还是科技的,都是一种旅行

安多藏区 辽阔草原 虔诚信仰

在藏区,有句俗话叫“卫康法,安多马,康巴人”,讲的就是中国的藏区按语言,地理分三区,一块是西藏除昌都以外的卫康地区,主要就是在雪山湖泊中各种各样的藏传寺庙,这是藏传佛教的中心地带,拉萨更是藏族人信仰的圣地,山南,日喀则,阿里很多地方都是藏传佛地兴起之地;一块是包括除玉树州以外的全部青海藏族,甘肃全部藏族,及四川阿坝藏族的安多地区,这一块地区主要以黄河上游各支流为主要河流,加上甘川边境的白龙江,地处黄河上游,河流众多,滋养着辽阔的高山草原,再加上全部处于高原之上,地势平坦,是一个天然大牧场,所以特产骏马;而处在藏彝走廊北端的康巴藏区,生存在横断山脉,加上羌人不断南迁,地处汉藏中间,常年争战,造就了康巴汉子剽悍生猛的特征。

安多藏区包括今天的除玉树州的整个青海省的藏族,以青海湖为中心海南,海西,海东,黄南等几个州,也包括跟四川甘肃接界的果洛州,青海号称亚洲水塔,长江,黄河,及湄公河都发源于青海三江源;而甘肃的藏族主要是甘南州,同时包括文县等甘东南地区一部分藏族,甘南州总个就是一个甘南大草原,在这有原来安多藏区的政教中心拉卜椤寺,当前拉卜椤寺也是整个安多藏区的宗教中心;再四川阿坝藏族主要是诺尔盖大草原与阿坝县农牧结合区。

以青海湖为中心的广阔大草原,果洛州三江源大草原,甘南大草原,诺尔盖大草原,在整个安多藏区,地理构成主旋律就是高山草原,历史上各种游牧部落放养着成群的牛羊,喂养着骏马,逐水草而居。星罗棋布的湖泊,与错综复杂的小河流分割着草原,形成亚洲水塔的高原湿地,生活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而靠天靠山靠河吃饭的牧民们在面对各种雪灾,风灾,天灾之时只能求助于神灵,也就产生了植入生命的信仰。

在阿坝县,这个甘川青交界的县城,有着60从座寺院。从最古老的笨教到最年青的格鲁黄教都有大量的信众。黄教寺庙格尔登寺至今有僧人几千人。笃笨最大的寺庙郎依寺就坐落在阿坝县郊的山坡上。阿坝民居也是安多藏区一个很重要的特色,在藏区普遍牧民没什么建筑就一牦牛帐篷,财产都捐给寺庙或者带在身上,而农区重视建筑,藏寨一般都很漂亮,在安多藏区主要是广阔的草原,大多是牧民,而阿坝县是农牧结合的定居区,所以民居建的相当漂亮,以泥土为主,先围一个大院落,再在院落座北朝南,建一两层小楼。

我有两次走进安多藏区,第一次感觉到信仰的力量就是在拉卜椤寺,占据着半个夏河县城的拉卜椤寺历史上是整个安多藏区的政教中心,在解放前,甘南以及诺尔盖,果洛很多草原部落都是直属于拉卜椤寺或者其子寺直接管理,一直到解放后,无神论者们打断了拉卜椤寺与子教的从属关系,也打断了寺庙与政冶的钩子,成立各级政府来管理牧民。但当前,拉卜椤寺仍是格鲁黄教的高级学府,安多藏区藏民们心中的圣地,从凌晨2点到晚上一直都有虔诚的信徒们或转动经筒,或一路长头都围绕着寺庙一圈一圈的转。我就走马观光的绕一圈大约一个半小时。

而甘南大草原与诺尔盖大草原,开着车跑在213国道上,蓝天白云下。当然最好的是骑着安多的马驰娉在大草原上。车毕竟是现代文明的印记。

分享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