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痞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心灵的,还是科技的,都是一种旅行

《钢的琴》原来就是架钢做的琴啊

《钢的琴》原来就是架钢做的琴啊 在媒体及豆瓣上听到《钢的琴》这部电影已久,好像是在东京电影节获得了什么奖。想当然认为是部文艺片,也就一直未曾尝试去看这部电影,我对过度的文艺片不感冒。但在上周六无意的电影点播中,因为《钢的琴》是高清,我就这么打开。 《钢的琴》一开头就是王千源饰演的陈桂林跟他老婆小菊站一个废旧的厂房前面谈离婚的事情,广角,强滤镜的镜头,两人一动不动的搞笑的台词。就这么几句我就觉得这个电影有点意思。接着又是一场一部哥们在吹苏联歌曲送灵,穿着雨衣。对方家属喊能不能吹节奏快一点的,纯粹的东北幽默。接下来打一毛钱麻将也偷牌的胖头,有产业的杀猪匠大刘,无事可干的二姐夫形象生动的阐示了东北工业城市下岗以后的生存状态。 整部电影无处不在的音乐与舞蹈说明着在这个城市的下岗工人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也诉说着工人兄弟姐妹们未曾放弃美好文艺生活的追求。尤其在KTV那首合唱《送别战友》唱的是荡气回肠,这让我想起了有一年我孤身一人在郎木寺一个青年客栈同几个汉族游客与一帮藏族汉子拼歌的情形,最终把客栈所有的人都给吵了起来加入乱哼的队伍,一直乱唱到凌晨2点,还有人意尤未尽,哼着小调上床睡觉。 《钢的琴》主线就是陈桂林要培养女儿学钢琴,从想尽一切办法挣钱供她上课学,还有半夜偷去练,以及借钱买钢琴。直至干过这么有激情的造钢琴。拿着几张图纸就开始用废弃的铸造厂,纠结一帮车工,焊工,工程师开始造钢琴。激情燃烧的事情。当季哥说等我把活干完就跟你们走时,什么是男人的担待,虽然穷困,但不寒惨。 人都有理想,只是中年男人上有父母,有下儿女,要养家糊口,肩膀给社会压弯着在。但他一样有希望激情燃烧的瞬间,更希望有人能懂的理解。张猛两本电影,第一部《大耳朵有福》,范伟演的一个东北下岗工人老爷们的辛酸事,第二部《钢的琴》说的一帮东北下岗工人的梦想。 在《钢的琴》中,我相信很多很多东北中年爷们应该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者自己城市的影子,也有很多东北80后们看到父辈的影子。可惜这么好的电影只收到了270万的票房,院线不给排,排了也没人看,包括我。而《变形金刚3》在中国一天就能收一亿票房,就是二到极点的《十二生肖》也日入千万级的票房。我们习惯于被广告轰炸,也已丧失分辨能力。我们习惯于毫无节操的狂笑,也习惯于脑残式的大片,也不愿意去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分享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