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痞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心灵的,还是科技的,都是一种旅行

有关github被墙之程序员讨论

有关github被墙之程序员讨论

我刚把博客从sinaapp迁移到github pages。接着说是因为抢12306火车票的插件引用了github网站的开源库而导致流量大增而直接把github拉垮掉了。接着没两天github直接被墙,先是IT类的灵魂导师开复老师微博呼喊不应被封。但天朝要求github自我审查去掉政治相关的page内容.

这一被墙马上引来很多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程序员骂街,说这一帮所谓的民运份子到处惹祸,先是发表政治言论导致google被封,接着是facebook。现在竟然连程序员放放代码的乐土github都因为这帮嚷嚷的家伙被封了。那这种言论自然马上能得到另外一帮讲自由与民主的人噼头盖脸的骂,为了自己能用,竟然甘意自宫,迎合天朝的统治需求,那自然成了万人唾骂的对象。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一种是反正没希望,还不如少惹事,得过且过。一种是应该站起来抗争,虽然死也要轰轰烈烈。但都对GFW做的事情深恶痛绝。讨论中不凡有很多很好的通过小故事来表明自己观点的好东西。

有间学校,其中有个谁都“无力反抗”的恶霸。每间教室都有一块白板,提供给学生写一些学习心得、哲思美文之类的东西。恶霸每天很闲,他会挨个教室逛来逛去,检查白板上的内容。如果他不喜欢某个班白板上的内容,就会抽这个班所有学生,然后把这间教室封掉。封掉之后,一些有工具的同学会在墙上凿洞,偷偷回到教室上课。
  
现在一班有个学生甲,在白板上写了“我们爱河蟹”(众所周知,恶霸很不喜欢河蟹)、“恶霸是SB”。
一班学生乙就很生气,指责甲的这种行为会让大家都没教室上课。
二班的同学丙认为乙的说法不对,在班会上高呼“你们能不能有点XX气质,恶霸越是抽我们,越是封教室,我们应该越是写”,并且质问乙是不是学会自宫了。
好,到此为止,事情已经陈述完毕,现在问题来了
学生能否在白板上书写一定会惹到恶霸的文字?
“在白板上书写一定会惹到恶霸的文字”是否是一种明智的行为?
当同学在白板上书写一定会惹到恶霸的文字时,自己是否应该反对,是否有权利反对?出言反对是不是一种明智的行为?
我自己在白板上书写一定会惹到恶霸的文字,是不是会妨碍同班同学使用教室?我是否损害了同学的利益和权利呢?
不在白板上书写一定会惹到恶霸的文字,教室就不会被封么?
应该如何除掉恶霸呢

一班同学说:

抗日时期因为鬼子还没有来,所以整个村里大家过的好好的,有些年轻小伙子中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毒,跑去村口跑去重庆跑去延安骂日本人。太君知道后当然是对村里实行三光政策,活下来的人指责那些小伙子,如果没有这些小伙子,他们不是这么傻这么冲动,或者是偷偷摸摸的去反对皇军,那村里的大家还是过得好好的,因为他们的无知,这帮冲动无知的孩子其实变相地把村子里其他老实人也给拉下了水,他们才是村子的罪人。

拆迁队违法拆你邻居家的房子,你不去帮助邻居,不去思考如何用法律,用制度的手段去改变他(本),也不去帮邻居拦着拆迁队(标),而是跑去大喊一声:“来拆我的!”拆迁队说,好,那就一起拆了吧,一起都拆掉了,你居然还YY的很high。

你去当记者,第一篇就痛批独$裁的弊端,文章直接被毙,人直接被开除,那么,你的目的达成了?你做出了任何有价值的事?编辑也像你学习,把你的文章发了,报纸销毁,报社停办,你的目的达成了?没有。虽然你做了新闻自由允许的,一个记者做的正确的事,说了正确的话,但是没有任何效果,唯一的结果就是你再也发不出任何 声音了,连这个报纸的其他记者也一样,连本来有的那么一点改变这个国家的力量都失去。当然了,你可以活在无尽的YY中,把自己造成的巨大牺牲当成伟业(虽然你除了牺牲什么也没干),把自己当成伟人,你爽了,可是,为了你的无效果的所谓抗争,本来有价值的东西都失去了。这,是正确的?这,就是你们这些伟大的行为所追求的?

柴大官人仗义疏财,众好汉都喜欢到他府上去切磋武艺。这一日,李逵在沧州城里闹市之中高喊:“梁山众位好汉在柴大官人府上商量着下月杀进汴梁,取那高太尉的狗头!“。一好汉劝阻道:”商议便商议了,莫要到处说,连累了柴大官人。“铁牛怒道,”你这厮也称得上好汉!?莫非是怕了高太尉那鸟人不成?“

我就是有言论自由,我就是要放在Github上,Github被封与我无关,那些不会翻墙的程序员都是活该。借用纯银V的一句话:对抗极权首先得牺牲自己的利益,而不是集体的利益。擅长翻墙的人自己毫发无伤,却抬高了几百万人使用国外网站的门槛。你的行为间接导致了很多人被伤害,你并不是反对墙的英雄。往小里说是愚蠢不智的行为,往大里说是自私和粗暴的行为。

因为我是正义的,所以我有权利逼全村人和我一起“正义”,你只想苟活?不行,不能容忍你这种苟且的民族劣根性,你必需陪我一起壮烈。

总结呈词 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二班同学说:

因为在村庄里伏击一个日本兵,导致被屠村报复。这时除了仇恨,我还会困惑,既然在1945年之前打不败日本人,到底该不该不断地牺牲全村,来成全杀死一个日本兵的复仇感。

你不能因为在吃完6个饼以后才饱了,就说“既然前5个饼吃不饱,那我直接就吃最后那个饼不就行了?”

一方面《失控》这本书被从业人员奉为圣经,另一方面这些人又对“个体”与“大局”之间的关系熟视无睹,这就是最典型的叶公好龙。

1930年代,我党 在白色恐怖之下也是渗透到各行各业去宣传马列主义的,不知道牵连伤害害了多少无辜的工农阶级,但是最终国家觉醒了,打败了外敌获得了胜利。

倘若搞技术的程序员都学会了自我阉割,我又想到了1984里,老大哥在看着你呐的样子,集权统治的压迫,言论不自由下,总有爆发的时候,他不在于你是第一代受制还是第二代,因为自由,在我们的血液里。

当利益被触及的时候,某些人就会跳出来阻止别人的正当权利,其实这跟墙是没两样。

自宫而不觉耻,千古之事莫过于此

github page页有说 不让谈政治吗? 去那个好网站谈,它完全没有被封的可能呢? 难道只是怕被封就 自觉失声,符合有关部门的规定。

如果某一天,ZF规定「内裤不能穿身上必须套在头上,不然就枪毙」。于是大家都把内裤套头上出门了,在街上遇到几个正常穿戴的人,于是大家都开始咒骂他?

非黑即白,不是二维思维方说:

你们都忘了我们共同的敌人是谁? 就是这样,我们现在才会做奴隶的。

我个人观点:

我觉得吧,大家这么多牛逼的程序员,还是想想肿么完全不懂技术的人,觉得墙跟本不存在吧,不要搞什么复杂的翻墙也能访问墙外的东西。让墙形同虚设,不更有意义,他墙不到什么东西,自然就不墙了。

分享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