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痞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心灵的,还是科技的,都是一种旅行

关于过年回忆牌九

关于过年回忆之牌九

牌九跟麻将一样,是中国古老的赌博娱乐工具。除了酷爱牌术或者沉迷赌博之外的新一代互联网人士应该熟悉的不多了。如果说起韦小宝的牌九或者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大家也许就知道了,至尊宝就是牌九中的三六点,通吃一切,不管对家是天九,还是地八,抑或是银七。有点像牛牛里面的五朵金花。

而牌九对于我来说,是关于过年最深最浓的年味,远甚于新衣服,烟花,以及拜年的回忆。很小很小的时候,应该还是拖着鼻涕的年龄的时候吧,我就跟在老爸的屁股后面,在我们这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村中穿街走巷。到达一个乌烟瘴气的房间里,往往一般都是单身汉的家里。里面挤满了同姓的男人们,我们村在清嘉庆年间祖先迁移至此,绝大部分人都是他一人的后代,所以我们村看关系的亲疏是以属于几房儿子的后代来区分的。热闹的讨论着天九地八,这付牌该怎么出。
	
牌九总共32张,四个人一桌,一人分8张牌,如果有一个一首有四张最大了,就算赢。但其中规则很复杂,大小也不一,环环相扣,这个牌的规则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的聪明,也集中体现道家太极的理念。除了至尊宝最大,但不能压别的牌。还有天九,双天是另外两个领域里的最大牌。虽然我出最小的一对,天九,至尊宝这种牛逼大牌也只能眼睁睁。

小时候,父母只有过年时才能真正歇下来玩几天,而我父亲整个春节的娱乐节目就是玩牌九,那时我记得的1块钱一局,而我就像个跟屁虫一样,天天跟在父亲后面,看他打这个牌,听旁观者分析每局的对错。到了外婆家,亲戚们联系感情说说今年收成怎么样的道具也是这32张的牌九。尤其我英年早逝的大舅,对他的记忆就是过年时随身携带一幅牌九。到处找我推牌九的形象。当然一旦我们来到外婆家,他是肯定不会放过跟我父亲大战至少一天一夜的,我这时往往也是坐在旁边看他们烟雾绕绕的大声喊,给我出。那气势。一直到半夜我这屁小孩实在熬不住了躺进表哥的床上睡觉去。

等我慢慢长大,读书,上大学,毕业,工作。离开家乡十多年了。却没隔断过任何一年回我们那几百年的老村子过年。正如前不久在高中群里,有同学问我回家过年不,马上就有另外一个同学回答,说我百年不变,每年都会回的。每年回家呆上几天,本想安静的跟父母聊聊天,却往往消逝在大战牌九上。多亏的是这大战牌九对家往往坐的是我父亲,也算是陪老爸了吧。一般配置是左手边我叔,对面我父亲,右边跟据角色变化,会可能是我表弟,堂弟,抑或表哥。

而高中时,我们一帮玩在一块的兄弟时常去我家蹭饭,自然而然也都学会推牌九。这样,我们高中同学大家一块回到小县城的保留节目也是一块大战一场牌九。8大兄弟,人人都会。也就在这天九地八大喊大叫中,才恍然回到自己的青葱岁月。也能暂时忘记自己早已为人父。
分享到: 返回主页